河南登封:同案同法院 判决竟相反
发布时间:2019-01-08 14:31:05|来源:|作者:赵杰

  旅游商报网讯(记者 刘国强)同样的案件,在同一法院审理,前后的判决结果却截然相反。近日,河南郑州两级法院的判决遭到27家涉案民营企业的强烈质疑。这些民营企业通过网络公开举报称,他们与登封供电公司之间的同一事实的供电收费纠纷案件,此前曾得到包括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内的至少12份判卷,均是民营企业方胜诉;但是如今,登封市法院和郑州市中院对同一事实的案件,却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判决。他们认为,登封市供电公司涉嫌伪造证据,登封市法院和郑州市中级法院的有关法官则涉嫌枉法裁判。

  目前,全国各地、各级政府、各个系统都在纷纷出台扶持民营企业发展的政策。这样的事件立即得到了众多网民的关注,网络举报帖子短时间内点击量超过数万次。近日,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登封民营企业:供电公司违约强行划扣电费,包括登封法院、郑州中院、河南省高院在内至少12份判决书均判民营企业胜诉

  登封市棕刚玉企业协会负郜会长告诉记者,这批案件缘起8年前。2010年5月之前,该协会的27家生产企业,都是按登封供电公司的规定,在规定日期按规定价格提前付款购电、开具发票换算成电度后再用电,电量用完自动断电。然而在2010年6月上旬,在27家会员企业正常使用他们5月份缴钱购买、登封供电公司已开具增值税发票结算完毕的电量时,突然发现企业预存在电费卡上的押金,未到下月缴费时间就被无故强行划扣合计近一千万元。而登封供电公司后来称,从5月1日电费已涨,他们划扣的钱是追补5月1日至16日涨价的电费差额。

  郜会长说:“电费成本占到棕刚玉企业生产成本的60%以上,价格轻微上涨就可能导致企业的产品没有利润。供电公司是垄断经营,我们生产企业没法讨价还价,但是按合同法规定,供电公司要涨价,有义务提前通知企业,好让企业对产品成本进行核算,来决定是否继续生产。但是这次,我们27家民营企业被强行扣款之前均没有接到任何涨价通知,企业生产的产品都已按原来电价核算成本后销售,登封供电公司突然事后单方决定对已付款购买换算成电度、开发票结算过的电量进行涨价,这强行划扣的一千多万元就成为我们民营企业的直接损失!”

  郜会长告诉记者,为节省时间和降低诉讼成本,登封市政府协调登封供电公司、登封市棕刚玉企业协会并商定:选派登封市阳城磨料公司为27家企业代表,将登封供电公司诉至登封法院,如果阳城公司胜诉,登封供电公司应将划扣27家企业的电费涨价部分全部退还。登封市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审理期间,登封供电公司了解到胜诉无望,将强行划扣的涨价电费通过法院退还阳城公司,并请求企业代表阳城公司撤诉。后法院出具民事裁定书,裁定同意撤诉。

  “到这里,登封供电公司本应遵守承诺,将强行划扣其它26家企业的电费退还,可该公司却违反之前政府调解时的承诺,反过来又将阳城公司告上法庭。郑州市中级法院指定新密市法院管辖审理。新密市法院2015年7月28日一审判决登封供电公司败诉,驳回其诉讼请求。”郜会长说,“后来,登封供电公司上诉,郑州市中级法院判决登封供电公司败诉,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登封供电公司又提出再审申请,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又裁定登封供电公司败诉,驳回其申请。”

  郜会长说,官司终审判决后,登封供电公司又以中国不是判例国为由拒不向其他企业退款。2017年2月,该协会会员欣莹磨料有限公司等四家企业,又分别将登封供电公司诉至登封市法院。登封市法院2017年12月28日对四个案件一审判决,判决登封供电公司败诉,返还不当扣划企业电费。到此为止,该协会会员与登封供电公司之间的电费纠纷案,已经得到了登封法院、新密法院、郑州中院、河南省高院和登封法院的先后五次至少12份判决,结果都是民营企业胜诉。

  登封民营企业:同案同法院,登封法院和郑州中院竟做出完全相反的判决

  郜会长说,前面已有包括河南省高院的裁判结果为范例,民营企业维权的8年抗战按理说即将获得最终胜利。但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就在今年全国上下掀起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大潮中,他们的案件却走向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当欣莹磨料公司等四家企业的胜诉判决被登封供电公司上诉至郑州市中级法院后,办案法官将案件发回登封法院重审,又直接发文发函指令登封法院推翻之前所有的5次判决。结果,登封法院于2018年9月28日做出颠倒黑白的重审一审判决,改判原本胜诉的四家民营企业为败诉!”郜会长说,“我们四家民营企业立即提出上诉。在郑州中院二审庭审中,四家企业也要求明显偏袒供电公司的法官邢彦堂进行回避。但是,该申请遭遇驳回,郑州中院于2018年11月16日作出二审判决,判决原本胜诉的四家民营企业败诉!”

  记着认真查看了登封市棕刚玉企业协会提供的以上所述涉及的十几份法院判决书,确认登封法院和郑州中院后来的4份判决,确实与此前的众多判决,结果完全相反。

  对此,郜会长说:“同案同判,是法律最基本的尊严。第一,登封供电公司当初对我协会27家企业强行划扣电费的行为是同时进行的,所以此次诉讼的4家会员企业与登封供电公司之间的案件,与此前河南三级法院判决过的会员企业‘阳城公司’的案件事实上完全一样,属于典型的同一案件;第二,此前对会员企业代表阳城公司与电力公司的纠纷案件进行判决的,也是同样的登封法院和郑州中院,属于典型的同一法院;同样事实的案件、同样的审判法院,先是判决民营企业胜诉,然后又改判为民营企业败诉——我们认为登封法院和郑州中院的有关法官这是明目张胆地在制造冤假错案!是对我们民营企业公然的侵害!”

  郜会长说:“如果这样的枉法判决得不到纠正,我们的法律还有什么公信力?以后我们民营企业遇到侵害,还怎么相信法律、相信法院?”

  郑州中院:登封供电公司提交了影响判决的新证据

  对于登封市棕刚玉企业协会提出的以上质疑,本报记者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去了书面采访函。该院随后通过电子邮件向记者进行了回复。

  该院在回复中说:“该四起案件与之前生效裁判案件存在以下区别,该四起案件在原二审中供电公司提交企业于2010年5月31日签订的电费收缴协议,约定从2010年5月份开始,供电公司收取企业用电量的差价部分;之前生效裁判案件中无类似证据材料。另外,该四起案件审理期间,经向电价主管部门函询得知:涉案企业应于2010年5月1日起开始按照目录电价执行;之前生效裁判案件中无相关文件如何适用的证据材料。”

  “该四起案件在二审审理期间,合议庭已充分注意到之前生效裁判案件情形,1、该四起案件在原一审期间,企业提交了之前生效裁判案件的裁判文书,考虑到供电公司在二审期间提交的新证据(电费收缴协议),并在向电价主管部门调查之后,发回一审法院并且明确要求他们正式函询电价主管部门后依法裁判。2、该四起案件发回重审期间,一审法院正式函询电价主管部门后结合新证据(电费收缴协议),判决驳回了企业的诉讼请求。二审予以了维持。

  登封民营企业:供电公司的新证据属伪造,将申请鉴定

  对于郑州中院的解释,登封市棕刚玉企业协会会长郜总说,登封供电公司后来向法院提供的所谓“新证据”,属于纠纷发生后胁迫和伪造的假协议,有关公司法人在法庭上曾作证说明,法院据此假协议推翻包括河南省高级法院在内的十几份判决,不能令人信服。

  郜总向记者说:“这几份所谓的新证据(电费收缴协议),是登封供电公司在收费纠纷发生后用拉闸停电的方式逼迫部分企业盖章的,说只是为了应付上级供电公司。一些会员企业被迫在登封供电公司单方拟就的协议上盖章,但是公司法人都拒绝签字,登封供电公司就安排人伪造签上了公司法人的名字。关于这些事实,几个公司的法人都在法庭上作证明确指出。登封供电公司也知道这些协议属于伪造,所以在此前双方长达7年的至少12次审理中都没有向法院提交。到了去年,4家会员公司诉登封供电公司一审再次胜诉,登封供电公司向郑州中院提出上诉后,才铤而走险拿出了这几份伪造的假协议。登封法院和郑州中院的判决书中也都明确指出这几份协议‘存在瑕疵’,但是却据此改判了案件!令人震惊!”

  记者曾短信联系登封供电公司有关负责人提出采访,该负责人没有直接回复记者的提问。

  郑州中院在对记者的回复中还称:“为慎重起见,我院已经组织相关部门对案件进行全面深入评查,并将邀请专家学者共同研讨,如果发现案件存在认定事实、适用法律等方面的错误,将第一时间启动再审程序,依法予以纠正。”但是据登封市棕刚玉企业协会方面反映,近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郑州中院回复中称的专家研讨会至今仍未举行。

  郜会长说:“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专门主持召开民营企业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明确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发展,重点强调要‘甄别纠正一批侵害企业产权的错案冤案,切实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12月5日,河南省高院和省检察院联合出台《关于充分发挥司法职能服务保障民营企业发展的30条意见》,该《意见》也明确要求‘依法纠正涉民营企业民事、行政错案’。我们认为,根据有关法律规定,登封供电公司有关负责人和登封法院、郑州中院有关法官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我们也将就此向监察机关和省高院进行书面举报。下一步,我们将继续通过法律途径维权,申请对登封供电公司提供的假协议进行鉴定,坚决维护我们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尊严!”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华东

产业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