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州五寨-落马村支书 “取保候审”的背后
发布时间:2019-02-20 11:07:41|来源:江苏快讯|作者:网络小编

   2019年1月29日,是农历腊月二十四。这天三岔村的老百姓见到了不久前被山西省忻州市纪监委带走的村支书岳觅堂,大模大样走在县城大街上,看上去傲气十足。这一幕让三岔的老百姓既感到惊讶又觉得意外,想不通刚进去一月的“嫌疑人”,怎么说出就出,着实让人纳闷。

  累累罪行遭举报

  岳觅堂的落马,也缘于三岔村老百姓对于岳的所作所为深恶痛绝而遭到举报。村民呈送上级相关部门的举报材料称:

  岳觅堂,男,现年56岁,初中学历,山西省忻州市五寨县三岔镇三岔村人,原三岔村党支部书记。其父兄早亡,母亲早逝,从少小时就开始混迹社会,嗜赌善赌,因此身边聚拢了一帮“弟兄”。九十年代中期成为镇党委书记赵某禄的司机后,开始觊觎村中权利,2002年开始先后担任村委主任、支书。

  岳觅堂任村干部十五年来,在村里一手遮天,欺上瞒下,大量变卖占有集体土地,侵吞集体资产,致使集体土地由原来的九千多亩锐减到现在的三千多亩,包括房屋、煤台、市场等大量集体资产被随意处置,原本在全县数一数二的集体经济现已成为一本空账。而他自己则通过挖空集体聚敛了大量财富,在太原、五寨和本村拥有多套房产,他个人参股包括煤台、小额贷款公司、加油站等在内的多家公司。

  2005年夏天,他因私向村南国道改线工程一河南籍贯工程队负责人借铲车未果,便纠集手下一帮打手,将该负责人打成重伤,做了开颅术才挽回性命,他通过关系大事化小,最终解脱。

  在岳觅堂被羁押期间,三岔老百姓也时常关注着岳家的活动。就在这非常时期的节点,2018年11月13日和2018年12月26日,岳觅堂老婆余某芳先后从三岔邮政储蓄银行和五寨某邮储银行转款400万元人民币,其中取现180万元。2019年1月29日,岳觅堂以什么理由被放出,大众不得而知,但其经济实力和活动能量可见一斑!

  2005年前后,他伙同时任镇党委书记宋某,以建移民房国家征地为名,以村委名义与村民签订《转让承包地协议》征地100多亩,却付给村民少量补偿款,实则是与开发商共同新建了商品房“东紫苑小区”向社会高价出售并获得巨额利益,后又以同样手法,占地20多亩,高价出卖给 “西湾小区”开发商。

  2006年,借国道改线之机,以村委名义,在新公路南北占地20多亩新建20多套门面房并全部高价出售。

  2007年,在三岔镇政府对面新建加油站占地 8亩,高价出售给个人,后来为中石油公司所购。

  十五年以来,岳把村里的五千多亩耕地,以各种名义或卖或占,获取了巨额利益,在村南端南沙河铁路边上,有一个属于村集体的煤炭站台,占地约200亩。

  2000年前后,岳随意拆掉市场,给时任山西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任某(已落马)新建了一处私宅,占地五亩有余,建十二间房屋,高墙大院,古香古色,颇有气派,据坊间传,此为任的回家探亲及贵重物品存放之地。岳与任关系深厚,任把岳的女儿安排在自己手下,任被双规后,岳出去躲了好长一段时间。

  2017年底村委换届,面对严峻的选情和反腐形势,岳深知,村民不会再选“傀儡村长”周某了,而如果控制不了选举,后果将不堪设想。为了不让群众信任的新人当选,岳精心策划,采用了许多不正当手段,以金钱诱惑部分选民破坏选举。

  岳觅堂在任职期间随意处置集体财产,致集体资产成为一本空账:如村南沙河一带,岳借他人名义十年来强行霸占150米长的沟作砖厂、储煤场来谋取暴利,还有长达二三华里的集体煤炭站台,此站台紧靠着神华铁道主线,年租金在300万左右,而岳不公示、不公开,就低价出租或者已经卖掉;东紫苑小区公路南北停车场非法占地100余亩;位于三岔到县城的中石化加油站违法占地30余亩;三岔东门口至东寨209国道南北非法卖宅基地30亩;新牌楼西的山药蛋加工场非法占地50亩;裤衩桥至新牌楼西侧80亩,都是以5000-20000元不等的高价以宅基地卖给村民;退耕还林300多亩除岳自己霸占外,余下的全部分给了亲朋好友来套取国家补贴;2010年前后的几年间,岳没有通过任何部门和领导私自卖掉耕地30亩获得巨利。

  上述违法占地近千亩都是基本农田,且都是高价出售。其行为是否犯罪,《土地法》和《刑法》会告诉大家!

  三岔村户籍人口近5000人,常住人口超过万人,如此流失耕地(基本农田),当地老百姓担心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支书主任双双辞职为哪般

  就在岳觅堂被忻州市纪监委带走调查的前夕,2018年11月16日晚6点,五寨县三岔镇党委和村委在三岔村委召开会议,宣布三岔村支书岳觅堂和主任周某双双辞职,同时宣布了岳觅堂手下的两名队长代理村支书和主任。

  对此,当地群众感到非常意外。大家知道,三岔村地理位置独特,是山西、陕西和内蒙古通往京津冀及沿海的重要通道和神华铁路、公路煤炭运销全国各地的必经之路,是一个极有潜力的经济重镇,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为三岔村经济发展如虎添翼。该村党支部书记和村主任的职位,是花钱都难以得到的美差,且任何人得到后绝不会轻易放手,岳觅堂和周某为啥就双双辞职了?善良的百姓深知:这是村支书岳、周迫于多方面的压力,而采取的手段,也正是三岔镇党委书记周某堂以及原任党委书记宋某等人采取的策略。为什么村支书岳觅堂等人明摆着的贪腐行为始终得不到查处,为什么他们忽然双双辞职了,为什么有关部门一直没有对他进行实质性的调查和处理?我们不得而知。其险恶用心就是准备利用政纪处分代替法律制裁。

  多行不义必自毙

  从2014年开始至今的漫漫上访举报之路,虽然惊动了相关部门,仍是一波三折,其原因不言而喻。在三岔采访调查期间,有群众一语道破:在2019年1月25日的选举中,岳虽然当时身陷囹圄,但已能与外界联系,操纵支持了此次选举,以周某为首的岳派以每票200-300元不等贿赂众选民,耗资约30万,最终其支持的候选人范某波以微小优势当选。范某何许人也?仅信用社贷款就有200多万,因其拒不还款,已被法院列为“老赖”。“赖人”将带领三岔人民奔向何方?村民们真是极度担心。

  记者在三岔村采访,村民们对原三岔村委的声讨也不绝于耳。村民指控:范某才是三岔村委会会计,担任此职位将近40年,范会计在岳任期内也是 “收获”颇丰。在岳执掌村中权利时,岳大贪范小腐,因为他掌控着岳的全部(经济)内容,在岳违法开发的房地产中,有数套房屋多户没有结清房款,唯有一套账面显示在范某才名下,是欠款50万元,可见三岔村委和能沾上边的范某才沆瀣一气,都是敛财 “天才”。村民们这样感慨:三岔村委这个脓疮,不挤破不知道有多少脓污在里面。

  在三岔村的街谈巷议中,随处可以听到此次岳“复出”的议论声,大多数村民对此表示不理解,有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表示,“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是法制社会,是以事实为依据的,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如此大量事实源源不断向上级有关部门举报,正义定能战胜邪恶。

  面对疑点重重的“岳书记复出”事件,三岔百姓非常担心其中某些环节会出现差错,让此次事件不了了之,但善良的人仍相信:在习总书记提出依法治国的法治社会,正义的利剑一定会拨开雾霾,晴朗的天空定会重现三岔大地。

  事件的后续发展记者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文章来源《江苏快讯网》,转载旨在传递更多信息,对文章真实性不予负责,请自行核对真伪!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网站,我们将及时处理。

图文推荐

相关阅读

华东

产业

新闻排行